以传奇之名号冠天下。
 

【狗子川】磁极

————————————————————————————————————

题记

暴雨冲刷着荒川。

“不与我一起吗,荒川之主。”
大天狗声音冰冷的逼问道。
他的翅膀被淋湿,头发尽数趴在脸庞上———活像个从地府里钻出来的水鬼。

川主平静的直视着大天狗的眼睛。
他没有受到雨的影响。那些雨水从他身边自动避让开,一滴也没有落在他的长衣上。
他身后的荒川水沸腾着卷起狂澜,像要吞噬周围的山崖一样拍上岸来。

“瞧瞧汝这幅样子,大天狗。”
川主苍色的面庞在此刻显得更加毫无血色,甚至可以看见额角青色的筋脉。

大天狗知道。对方现在的心情大概像他身后翻腾着的水浪一般,只是压制着怒火在与你讲话罢了。
“黑晴明大人不会伤及你荒川的子民。和我一起走吧,荒川之主。”

“吾拒绝。”
他猩红的眼睛在晦暗的风雨中闪着幽光。
他不愿做违背自己心意的事情。大天狗口中的大义———对他而言简直是愚蠢透顶的东西。

大天狗是如何每天晚上带着野花和浆果过来与自己搭讪,如何在自己家门口一蹲半天只为等自己出来———川主自然不会忘记。数百年来大天狗是唯一一个敢如此亲近他的妖怪。
但是如果他的所作所为只是想利用自己完成什么大义,川主无论如何都会拒绝。

男人上前一步拉住川主冰冷的双手。
“请相信我,我不是为了黑晴明大人才来找你。”
“荒川,和我一起走吧。”

空气静止了几秒。
川主没有抗拒他的动作。大天狗本以为自己马上就能听到他肯定的回答。

“吾拒绝。”
“吾无意照拂他人。”
他面不改色的将双手从大天狗的手掌里挣脱出来,转身走向那片狂啸的河流。

大天狗想追上去,可惜一股携带着强横妖力的水流强行把他拦在了河边。
大概只是几秒钟的时间。
方才还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早已不知所踪,连周围翻腾的河水也重归了平静。

大天狗独自在河边站了一会儿,振翅离去。

他无意照拂我。

————————————————————————————————————————

1.

烟暖云疏,天如碧瓦。林中的树叶像小鱼一样翻动,跳跃。
今日天气甚好。
没有林中野兽的噪音,也没有鸟妖叽叽喳喳的鸣叫。你方能听见不远处河流的水鸣。

阴阳逆反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
你借机养伤,听从了青行灯的意见出去游历了些许日子。你本想再去大江山一趟好带回来些枫糖,可是你并不想叫别人等你太久。
你估算了一下自己的飞行速度和离大江山的路程,还是果断放弃了这次行程。
你不保证太晚回荒川的话是不是还有人在等自己。依对方的臭脾气,万一等了太久说不定就藏进河里不出来了。

大天狗降落在一颗树上,环顾一周后坐下来———他已经持续飞了很久,只希望不要误了时辰。

满月之夜,川流的主人也会出来赏月。

2.

大天狗觉得自己好像被他捉弄了。
在阴阳逆反前夕你曾经对那个高傲的河主表达过自己的心意。只不过———只不过这种念头被他一棒子打死,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他虽然无视了你的示好,倒是也帮黑晴明发了场洪水。你不知道他是单纯的兴趣使然,并不在乎他管辖范围外的人的生死,还是他一开始就知道自己不会赢呢。可能只是想看看自己是怎么折腾一番又蠢兮兮的回去找他。

你已经做好了道歉的准备,一路上都在思量如何对他开口。
你去远海边捡了好多蓝色的小贝壳,串成手链,做为给川主的见面礼。可惜今天有些晚了,不然你还会去给他买一大盆绵绵冰带过去。

再向前走就是河滩了。你没有受到任何阻碍就踏足进去———果然。这个心高气傲的大妖怪并没有设置结界。大概是因为,平日也不会有谁敢贸然进入他的领地吧。
细腻的河沙里时不时爬出几只小螃蟹,略微有些温暖的河水一波一波的拍打在你的脚背上。

他在哪呢。
你环顾四周,浅滩上并没有他的身影。

你很小心的起飞,在他的领地里你甚至不忍心发出太大的声响去吵到他的子民。
月光撒在平静的河面上。你振翅升空,借着夜色的掩护悄无声息的飞到河对岸。

大概浪费了几分钟。
你似乎在距离河岸不远的一块礁石上看见了一个人影———不过对方似乎也很快发现了你,身形一闪就消失在了那块石头上。

你飞近了些,那块石头附近没有一丝波澜,像是几秒钟前那里并未出现过一个人一样。
大天狗做为一只鸟妖,对自己的视力相当有信心。刚才这里一定站着一个人。
但是如果说能让自己在几秒内毫无痕迹的遁形在水中,大概只有川主本人了吧。

你落在那块宽敞的岩石上,观察着周围的水面。这里水已经很深了,借着月光也无法看见水下的事物。


“荒川,是我。”
你对着面前这片河水说。
可能是过了半分钟,你注意到河面上泛起了细碎的小气泡。随后水波从那附近荡漾开来。

不远处的河面上突然跃起一条蓝色的小鱼,像是打探情况一样快速向你这边望了一眼。

你还在疑惑之余,身边的水面突然翻腾起激烈的水花,男人的身影已经从水中走出站到了你的对面。

川主看起来心情不错。他没有穿平日里的大衣,披着一件略显宽松的的外套。

“汝可是有闲情雅致,来与吾一同赏月的吗?”

你的心脏似乎停止跳动了几秒,随之而来的就是疯狂的跃动。
“是的。”
说着,你从袖口里拿出了那条贝壳手链。
你自动忽略了荒川看见那条手链后奇怪的表情,拉过对方的手掌戴到他身上。
“并且......”
“道歉的话就不必说了,大天狗。”

他带着一贯不屑的语气打断了你。

川主默认接受了那条手链。不得不说,他有点喜欢这个小东西。那些小贝壳和自己完全是一个颜色,手链的尺寸戴在自己手上非常合适。

真是个狡猾的家伙。你无奈的陪他一起静下来看月亮。

他的眼神像这条河流一样深邃而悠远———柔和的水波和游鱼围绕着他的脖颈乃至胸口。

你似乎能从他的眼睛里看见他的子民逐流而上,在那些湍急的漩涡里,那些在旁人眼里深不可测的水流中嬉戏。他守护这一方水土,独自承担着这成千上万股水流里的愿望,他的胸膛里似乎包容了月夜山河———那古老的荒川像融进他的血流一般生生不息。
他如此高傲。


你无言站在他身后,目光在他身上走走停停。荒川之主只是微微昂起头,若有所思的凝视着头顶的月亮。似笑非笑,慵懒的摇着纸扇。

"今晚月亮真美。"
你飞落至他身边。环绕在他身边的蓝色水波像有了生命一般也缠上了你的手臂。

"汝不去追求大义了吗?"
荒川之主半是捉弄半是嘲笑的发问,说着用水流把你的手臂缚得更紧。 你感觉有些窘迫,下意识的的扇动起翅膀。
"汝这是打算出去几十年,回来后再与吾发表心得吗?"

你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过自作多情。荒川刚才那句话里似乎包含着些许不想让自己走那么久的意味。
不不不,怎么可能让他一人熬过这么多年呢。


"不,不会。我不是来和你道别的。”
“我不会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
你看见他的尾巴不安的拍打了几下,旋即松开了缚住你手臂的水流。
你握住他微凉的手掌,试图让他感受到自己的诚意。

他没有拒绝,同样也没有回应。

他在抗拒着你的怀抱,手掌推着你的胸膛以免你们靠在一起。
"大天狗,不要离吾太近。"

你看见他苍色的脸颊上似乎泛起了红晕。
这大概是你唯一一次没有听从他的意见。你把他的手掌移开,尝试性的抱住了他。
你抚摸着他的后背,甚至尝试着去摸了他的尾巴。你能感觉到荒川在你耳边冰凉的呼吸正在变快。
你顺势让他坐下,随即自己坐在他身边。


你把手掌从他的臂下穿过搂上他的腰肢。
川主不知道如何回应,只好低头看着身边的河水。然后———他感觉到大天狗的一只翅膀温柔的把自己裹了进来。

"汝想做什么?"
川主被你把头压在肩膀上,莫名其妙觉得有些羞耻。
"你不冷吗?我只是想给你保暖...."

你本以为他会把自己打一顿然后跳回河里,但是自己的肩膀上没有传来一丝声音。
你疑惑的扭头看过去。
川主似乎已经放弃了反抗。他正在凝望着远方的河面,与你的距离不过咫尺之遥。

你感觉自己的面部似乎正在发热。

你每每看见这般眼神都会暗自心疼他。也许他这双眼睛带给其他人的感觉,是他难以接近,难以揣测。但是大天狗在真正了解他以后 在这种眼神里读出了寂寞和无奈。
荒川有一个家,只不过是在河底。
他虽然还算热爱他的子民。但是向来孤僻习惯了,他还是把家安置在了最深的河底。
就是这那种天黑后没有任何光亮,就算是白天也鲜有游鱼经过的地方———
他一人独居了上百年。

权力带给他的绝非是快乐。

3.

伏在你肩膀上的男人似乎已经睡去。他身边旋转的水波和小鱼也像是去睡觉了一样钻进他的衣领里。

你怕把翅膀捂得太严对方会透不过气,非常小心的把翅膀张开了几寸。他数年前曾同你说过。他总是睡不安心,稍有一点响声就忍不住醒来。
希望刚才没有吵醒他。
真想趁他睡着把他带回家。
你低头用鼻吻蹭了蹭他的耳朵。

“荒川。”
你并不期盼他能听见你说什么,只是自顾自的贴在他耳边呢喃着。
“和我走吧。”

“不行。”
靠在你肩膀上的人突然这样回答道。他却依旧闭着眼睛。
你被他吓了一跳,立刻把嘴唇从他的耳朵边移开。

“荒川,你太狡猾了...”
你哭笑不得的揉了揉太阳穴。
还好你早就把家搬到了这附近。如果是强行把他拐走,你还是能保证几分钟内荒川逃不走的。

如此想着,你伸手抱住他的腿弯和后背,稍微用力扇了几下翅膀就从那块石头上成功起飞。
荒川好像比你预料中要轻很多。

“汝要去哪?”
他被你抱着飞到半空中,突然的失重感多少让他有些慌乱。
你能理解他现在的心情。把他带到高空,就像把自己的翅膀绑住再丢进水里一样。

“我带你回家。”
你振翅带他离开这片河流的上空,尽量让自己的飞行高度低一些。
“别担心,我不会松手的。”

“吾还没有答应汝!”
他瞪了你一眼,拭去被蹭模糊的眼妆。

你低头盯着他胸口滑落下的衣物下苍色的皮肉,随着他的呼吸一起一伏。

“别看了,蠢狗!”
他伸手把衣服捂得严严实实,防止你的视线黏在自己身上。
“注意看路.....”

“哦...好的。”
你匆忙调整了飞行方向,只差一点就撞在树上。

你似乎听见川主很不满意的哼了一声。

4.

层层巨木的遮盖下,岩壁上的山洞若隐若现。
清晨阳光正巧能照到这里,黄昏时的夕阳又因为树叶阻隔不会太晃眼。坐在洞口就能看见不远处的荒川水。
大天狗也很满意自己选的位置。

“吾还以为,汝说的家只是个鸟窝而已。”
川主正在研究着那些似乎被主人精心打磨过的石头。

“你以为我一直住在树上吗?才不是。”
你点着一段蜡烛,给川主找了张椅子。
“我到茨木童子和酒吞童子那里去过,感觉像他们家那样的石洞住着很舒服。所以我在这附近也找了一个。”

川主拎起衣摆,坐在大天狗对面。
他看见自己的椅子上被刻上了一条小鱼,下面写着一行小字———
“荒川的”
手边那排漂亮的小杯子上也有这种刻字。
“我的”
“荒川的”
“孩子的”



“对了,荒川。”
“我家只有一张床啊....”
你抱来一团枕头和被子,丢在一边的床榻上。

“我们一起睡吧。”

“不行!”


“那我们一起打地铺?”

“不行!”


“那...我打地铺看着你睡怎么样?”

“.....”


川主没有回答,只是躺进了床的一个角落。
你不好意思再问下去,换了平日里穿的外衣就躺到他身后。蜡烛在一旁的石桌上忽明忽暗,你抬手用一道微风把它吹灭了。

柔和的月光从洞口洒进来。你平躺着闭目休息,就算很累也完全无法入眠。
川主突然转过身来,抓住你的衣领。
“汝在那几个杯子上刻了字。”
“是的。”
“汝已经有孩子了吗?”


你突然想到自己很私心的在最后一个小杯子上刻了“孩子的”这三个字。
回过神来,川主正在用很认真的眼神盯着你看。你觉得他似乎吃醋了,坏笑着解开他胸口的衣物。
“还没有呢。”



“汝不要乱动!”

川主压制着那双在自己身上乱碰的手,突然明白了那些杯子的意义。


——————————————————————

你想给他一个家,让他不再需要一个人承担那么多麻烦的事情。
那里有你,有他,有你们的孩子。
你握住身边人的手掌,感受着对方的心跳与你的心跳混合在一起的感觉。
你不再需要什么大义,也不需要更多的力量。能守自己所爱之人安稳才是自己最荣幸的事情。


我们像是磁石的同一极。
一样的高傲,一样的倔强。虽然相遇乃至触及的距离看似很近,想紧紧的靠在一起却要克服很大的阻力。


end.

全文链接
 
 
 
评论(18)
 
 
热度(113)
  1. 涅槃·凤舞权王万丈辉煌گق 转载了此文字
 
上一篇
下一篇
© 权王万丈辉煌گق|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