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传奇之名号冠天下。
 

【76r】低语②

家里电脑坏了,家长直接修并没问我有没有文档没备份....然后就好玩了。
抱歉拖了一个月,我今天起开始重写
第一章链接: http://quanwangwanzhanghuihuang.lofter.com/post/1d38248a_c85ebab
—————————————————————————————————————————————————————————
 
You are my lover
你是我的爱人

My lava flow
你是流动的熔岩

Burn like no other
独一无二的燃烧

Right through the core
正中靶心

Just like the constellations, we shine
就像夜幕下的群星,我们熠熠生辉

No wreck or ruin, our planets align
没有消亡和陨落,我们的行星自融成一排

The tide and the moon we are
我们像月亮和潮汐

You pull like the sea
你像大海一样深不可测

In waves I can feel ya
我能在浪花里感受到你

You're My ecstasy
你就是我的愉悦

The lamb and the lion
像是狮子和羊

We lay down in peace.
我们竟能和平共处

Like air to the fire
像是空气和火焰

I need you to breathe
没了你我不能呼吸

By the rules I play
遵循规则吧
--------
After the thunder
雷声过后

Must come the rain
就是雨点

After our beautiful karma
因果辗转

Must come the pain
爱恨交织

Just like the constellations, we fade
就像破晓时的星辰,我们黯然隐去

As blades of sunlight send, send night away
等待日出的剑刃,驱逐痛苦的漫漫长夜

                 ----- Adam Lambert   《By The Rules 》

—————————————————————————————————————————————————————————
3.
莫里森是被冻醒的。他保持着一刻钟醒一次的频率大概三个小时了。
这个距离什么也不会逃过他的感官。对一个战士来说这不是很困难。就算睡着,只要有一点不对劲的声音他也能立刻醒过来。
夜幕低垂,像被用一把蘸了黑漆的刷子糊了个严严实实——也许用英语打个比方会更恰当,现在的天空不是"night",而是错误的"black"。
莫里森觉得很压抑,像是被人背朝后丢向深渊,空旷而不安全。这像在地底一样,不像是陆地上面。
他把身上结的一层薄冰敲掉,回头从箱子的缝隙处朝对面的破楼看了一眼。
那个屋子窗帘仍然拉着,里面如果有人的话
————应该是一直没走。
他悄无声息的把箱子向前推了一段距离,那个慵懒的守门人丝毫没有察觉。
天亮之前如果那间房子还没动静,也许莫里森就有必要去考证一下。

4.
莱耶斯浑身脱力的伏在床边上,他感到身边的一切都变得虚幻起来,脚下的地板像是棉花一样,每一步下去都显得那么绵软。
那其实是躯体疼痛过后产生的幻觉,他的腿在受伤后不堪重负,像被抽走了筋骨一样无力。
他艰难的挣扎上床,这个幅度稍微大了些的动作把痛觉一贯唤醒,撕心裂肺的疼痛尽数涌来。他抑制不住的呻吟几声,只能保持着僵直的动作等疼痛缓解时再调整位置。他甚至连呼吸都在尽量放缓放轻,现在连那样微小的起伏都会使他的胸膛疼痛。
快天亮了。他在疼痛带给他大脑的麻木与混乱中艰难的挤出一丝精神力来思考。
如果士兵就在附近伏击,完全跑不掉。他觉得自己连枪都抬不起来,更不能转化形态。
士兵要是想杀他,他就活不过天亮。
那些创口正在恶化———莱耶斯在几个小时前为手臂复位时并没有在意他们,那比起骨骼错位的疼痛而言微小的多。其余的擦伤一时间还要不了他的命,真正致命是士兵留在他后背上的枪伤。
莱耶斯费了很大力把手伸到身后,后背毫无知觉,像是从南极敲下来的冰块一样。他感觉不到疼,那些细胞再度重回了麻痹状态。
没有知觉是件可怕的事情,肉体的痛苦能提醒他自己还活着。这种无声甚至说平静的流血,就像是没有痛苦的被榨干生命。
莱耶斯找到那个弹孔,稍微用了点力朝里按了按。他的手暂时还能分辨一些东西,指尖感到了一个不属于自己身体密度的东西———弹壳还卡在里面。刚收回来的手掌上沾满了血液,他没有感到很惊讶。
他没有任何止血的设施,现在把弹壳拔出来就是在献血。莱耶斯把衣服撕开一条,草草的包裹好弹孔后翻身躺上床。这种没有其他希望的处境里,躺下节省少得可怜的体力也许就是最好的选择。
复位的骨骼处像安置了一个小型发动机,在手臂里跳来跳去,体温甚至也在随着他的跃动不断升高,应该是发烧了。他感到了失血过多后的恶心,虽然在实际上他几乎没有感觉———但是仔细看的时候他发现地板和床铺上到处都是他的血。
有时候他也在怀疑自己到底是活着还是已经死了,每一次捡回命后他都有种强烈的感觉,他变成了灵魂,他在做违心的事。
死人才不会生病呢,莱耶斯苦笑着闭上眼睛。他无法入眠,只能断断续续的思考其他的问题。

———为什么?现在的自己不是比过去更优秀吗?凭什么觉得自己没有生命?
他重新活过来后不止一次的觉得如何完美的完成任务内心都无法满足,不止一次觉得身体里缺失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不止一次的觉得自己寸步难行。自己迷茫的独自生活着,一年像是只活了一天———364天重复着第一天该做的事。
说起士兵:76,他更加觉得自己好笑。两次生命都栽在这个人手里多少有些心有不甘。莱耶斯知道自己做的太过极端,为了让其他人以为自己过的十分快乐自导自演把自己逼上绝路,一条退路都没留下。
没错,一条路走到黑,结束这种生活是一种解脱。他想让自己不再想任何事情,奇怪的是精神世界里那些关于杰克.莫里森或者说是士兵:76的剪影明明白白的刻在眼前。
想他干什么。莱耶斯揉着太阳穴,他的大脑像背着他得了强迫症一样。
从你们争吵开始时杰克.莫里森就变得让人恼怒,让人觉得毫无价值,让人觉得他是那么官方那么无情。他让自己变成了现在的模样,他让自己失去了熟识的一切过着痛苦的生活,他就是永久的仇人。
累死了。
莱耶斯越发觉得眼前的事物变得模糊,身体甚至感受到了轻飘飘的温暖。

意识的尽头是一片金黄的麦田,一个身材匀称的男人正背对着你,柔软的金色短发随着和风轻扬。他转头看向背后的你,面含温柔,嘴角带着随和的微笑,朝你伸出一只手。
"加比,这是我的故乡。"

5.
这是天亮前的一小时左右。作威作福的风像按了暂停键回家睡觉了一样,头上那层黑云不曾移开半寸。
现在下雪了,这样感觉起来似乎比刚才暖和———非常白。如果莫里森不是亲眼所见,一定不会说它是从那么黑的云里飘下来的。
"我还以为会变成黑的呢。"他哭笑不得的抓了一把身边的雪。
莫里森打开了战术眼镜的夜视功能。现在能见度要以个位计数。这场雪大得很,并且在不断变大。
这对他来说是个好时机,在这种天气里普通人是不可能发现他的行踪的。现在大部分人都变成了瞎子,而他几乎没有受到影响———他可以去勘探一下地形,用来应对过后的突发情况。
他不必再隐藏身形,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莫里森扫视了一圈正对着自己的那栋小楼。
那个看门的摊饼在篝火被雪打灭后冻醒了,踢门进屋时大概还骂了句粗口。
没问题。这里的样子不像是设下的圈套,但是就算是这样他之前也不能光天化日下明目张胆的勘探地形。一旦遭到怀疑,剧本就要重头开写了。
现在他可以像饭后散步一样观察这里,这种估计连电都没有的地方绝对没有摄像头。
———可是那个拉窗帘的房间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莱耶斯那种喜欢早起的习惯是不会改掉的,正常来说这个时间他该醒了。莫里森非常确定他就在这里,首先是因为死神无处可去,只能就近藏匿。而且他在靠近门口时发现了一些霰弹的弹壳,口径和死神的那种似乎完全一样。那是他之前在远处没有发现的细节。
本来他只是抱着"当做锻炼"和"闲着没事"的态度在这驻扎下来。他很了解死神,确切说是莱耶斯,莱耶斯是个细心谨慎的人,他绝不会让其他人找到自己的行踪。然而这只老狐狸现在竟然不慎留下了线索
———他受伤了?
莫里森想到这里莫名有些烦躁,或者说是不安才最恰当。草草的围着这些小楼转了几圈。
有两个死胡同和一个敞篷杂物间,这些都是可以应对突发状况的好地方。天空微微变亮了。他翻了翻口袋,里面还有一些被遗忘了许久的钱币,不太多,但是应该足够付清这里的房费。

tbc .

嗯哼

全文链接
 
 
 
评论(17)
 
 
热度(90)
  1. 正在充电中权王万丈辉煌گق 转载了此文字
  2. 哲学♂奥义权王万丈辉煌گق 转载了此文字
  3. 柚花离海权王万丈辉煌گق 转载了此文字
  4. 天亮了.权王万丈辉煌گق 转载了此文字
    麦田里杰克开始苏
 
上一篇
下一篇
© 权王万丈辉煌گق|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