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传奇之名号冠天下。
 

【76r】低语①

有兴趣去b站看看av5997194

————————————————————————————————————————————————————————————————————————————

Oh, nowhere left to go.

何去何从,无路可走

Are we getting closer, closer?

我们是否日益亲近?

No. All we know is No.

不,我们都明晓并非如此。

Nights are getting colder, colder

夜愈寒,心愈冷,

Hey. Tears all fall the same.

我们都流下过同样的泪水

We all feel the rain.

都经历过同样的风雨

We can't change.

但我们绝不妥协

Everywhere we go, we're looking for the sun.

无论身在何方,我们总是在追逐太阳

Nowhere to grow old. We're always on the run.

找遍天涯海角,却无处容我们白头偕老

They say we'll rot in hell, but I don't think we will.

他们说我们将为这一切步入炼狱,但是我不相信我们会如此不堪

They've branded us enough. Outlaws of love.

背负的足够沉重了,让我们以囚徒之名为爱逃亡吧。

Scars make us who we are.

伤痕累累造就了我们

Hearts and homes are broken, broken.

心无所依,无家可回

Far, we could go so far,with our minds wide open, open.

我们已经走了很远,我们却坦荡无悔,心无所愧。

Outlaws of love

我们是爱的囚徒。

 

Adam Lambert 《Outlaws of love》

——————————————————————————————————————

——————————————————————————————————————

 

 一、

黑色的海波漫卷着,浪潮间挟裹着湿冷的空气。他被推上浪尖,又被拍进没有任何光的水中。他捋着潮湿的头发,视线被水珠阻碍着。他盯着模糊不清的手掌,眩晕和失重感一跳一跳的,在这具身体里反弹一样挥散不去。

像是又死了一次,再被捉弄似的活过来。

难受。

莱耶斯打了个颤,在床上试着移动了几厘米。那种身临其境的梦甚至能让他感觉到真切的寒冷,他活动了几下让自己离那个讨厌的梦再远一点。

他饥不择食住进的这家旅馆似乎任何取暖设施都没有,莱耶斯呼出的空气都会像是从冰箱里拿出来那样,再扑在他自己脸上。他伸出冰凉的手指敷在眼睛上试图让太阳穴稍稍安静一些,另一只手在黑暗的床头拍来拍去寻找衣服。

在累得浑身酸痛时被老相识追着打,感觉真是不怎么样。莱耶斯好不容易带着枪伤狼狈的逃走,把自己藏在这里已经大约五个小时。他并没有想放松警惕休息,身体强迫他躺下。之后的五个小时与其说他是睡着也许昏死过去才更恰当。

他把窗帘掀开一个角观察了一下窗外的情况,好在附近并没有发现什么危险的信号。莱耶斯小心的伸展了一下身体┈┈他的腰瞬间发出了一个难听的声音

这无关紧要,可是再往上的胳膊有明显的异物感

虽然尚能操纵那块骨头,但是它就像是个多余的东西,以一种奇怪的形状支棱着。

这块骨头错位了。莱耶斯无奈的对自己说,用另一只手尝试着搬弄它。

不。不,这可不行,讨厌的战术眼镜一下子就能看出你的弱点。然后那些人就会像疯狗一样打击你的薄弱环节。

莱耶斯借着从窗帘缺口处泻出的微弱月光扫视了这个狭窄的房间,再起身观察了所有在你五小时前在这屋子里可能走到的地方,并没有发现你带的通讯设备。

不能开灯,虽然都不知道这地方有没有电。这会影响他的行动,但是莱耶斯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有人埋伏着等他露出破绽。换个角度想,如果是你在追杀一个人,那么在黑暗里任何一个新出现的光源都是显眼的,而且会受到你的特别关注。

这能稍微帮助他。他和前守望先锋的一部分人出生入死数年,莱耶斯还算明了他们的作战方式。

他靠在墙上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更冷静。说真的┈┈他觉得好笑,忍不住自嘲。就算找到通讯设备又能怎么样,就算他发出什么求救信号也不会有谁理他的。况且他也不会让自己看起来很蠢很可怜一样去求救。

如果说还有那么点想找到它也是为了安心,怕它突然会派上什么用场而已。

好了。莱耶斯现在需要自救,他得治好这块拖后腿的骨头。他伸长受伤的胳膊,向疼痛加剧的地方更加用力的推挤。他可以听到两块骨头间互相摩擦的打磨声,那个位置比刚才更舒服些。他把胳膊向身后的墙壁上用力撞,胳膊发出了一声复位的清晰响声。

“喀嚓”

随后蔓延而来的就是钻心的剧痛。这种情况他也经历过,暴力的正骨方法虽然疼,但是管用。冷汗顺着肩胛向下滑,莱耶斯在床边靠下,等待疼痛散去。

这种痛苦很快就会离去。他低头盯着地板,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

熬到天亮之后,熬过去他就能找一个更安全的地方休息。

 

 

二、

明天也许不会很好。

这是天亮前的几个小时,夜里转晴,次日好天气的几率就会少之又少。

莫里森走在荒无人烟的草甸上,脚下的草和薄雪随着脚步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雪野上空的群星似乎被冷风刷的更亮了。

几个小时前他莫名其妙的遇到了死神┈┈也许他是正在结束一项任务,和他对峙的几个人大约要被他打跑的时候

莫里森毫不犹豫的朝他身上补了一枪。

他感觉到那一枪并没有伤到死神。莫里森象征性的追了一段距离,原本那些被他打跑的家伙像瞪羚一样随着他追上去┈┈于是他失去了追击的兴趣,任那几个家伙继续作祟。

反正死神不会有事的。

他放下沉重的枪,打量了一下四周的情况。

远处有几点微弱的煤气灯的光亮,但是他并不想赶快靠过去。就算死神溜得再快,没有任何外援的情况下也不可能今晚之内离开这里。

他可能现在就藏在那里,莫里森不确定那个狡猾的老狐狸会不会下套等他┈┈潜伏在那附近是没问题的,他对死神的动向还算感兴趣。

还不算很累。他想起了上次面包店站柜台的姑娘送的一粒糖,左右翻查身上的所有口袋找到它,虽然说它已经因为体温变得像胶水一样。

这是他身上仅剩的可以食用的东西。莫里森上次吃糖块还是一年前,而且是误食。当时他挑了一个毫无糖粒或者奶油装饰的面包,结果第一口就咬到了包在面包里的一颗脆脆的糖,那让他难受的不行,把剩下的丢掉后直接跳过了那一餐。

莫里森盯着糊在手上的糖苦笑一声,把它肢解下来一部分吃掉,把另一部分彻底黏在糖纸上的叠好,塞回衣服兜里。

莱耶斯一直讨厌甜食,莫里森以前做的饭里只要出现甜的东西他就会傲娇发作自己出去吃。久而久之,莫里森也不爱吃甜东西了。就算是他们决裂以后也没改。

心头的车轮印像是又被碾过了一次,不太好受。

莫里森俯下身子向光源靠近。

灯光附近放置着几个很久之前离开的牧人留下的装草木箱,他压低身形摸到那后面,从木箱缝里观察着这几栋只有三层的楼。这大概是个旅馆,坐在煤气灯下看门的男人已经睡成了摊饼,这附近应该再没有人了。

破烂一样的楼毫无特别之处,只是有一间二楼的屋子拉上了窗帘。

“噢,他大概在那里。”

莫里森哭笑不得却仍然平静的分析着现状。如果说他真的在这里,死神不知道这种做法会更引人注目吗?

总之莫里森的做法是不会有什么损失,他可以一边休息一边证实他的判断。

 

 

tbc.

 

 

 

黑恶势力的手掌伸向了老年人

 

 

全文链接
 
 
 
评论(18)
 
 
热度(74)
  1. 正在充电中权王万丈辉煌گق 转载了此文字
  2. 乍见之欢权王万丈辉煌گق 转载了此文字
  3. ☀sun权王万丈辉煌گق 转载了此文字
  4. 柚花离海权王万丈辉煌گق 转载了此文字
    权王万丈辉煌گق
  5. 旅途终结.cn权王万丈辉煌گق 转载了此文字
 
上一篇
下一篇
© 权王万丈辉煌گق|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