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传奇之名号冠天下。
 

【蝠丑】《爱则加诸膝》

请关爱老年人
—————————————————————
从一个男人说起吧。
别人说,他疯狂到如此地步就没有爱了。他负载着邪恶与覆灭,为着他为人称道的快乐不惜去伤害任何事物。因为谁都无法感同身受才要伪装,一只会杀人的变色龙。
他欢乐的皮囊下,藏着一颗冰冷的心。
       他也是人。
       他尝过那些刻骨铭心的痛苦折磨,那些对他耀武扬威的闭门羹,甚至承受过砸断十指又被肮脏的正骨水冲刷双手的耻辱。他自灰暗走来形单影只,渴求温暖的所作所为竟然变成了笑柄,变本加厉成满世界的嬉笑与指尖。
——我何来何从?
他站在远离灯光的地方,巨大的肆虐的黑暗挤压着这具被现实榨干,被愿望伤害的千疮百孔的躯壳。孤独延伸的漫广,黑暗中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形状。
走向另一个极端吧。不能融入黑夜,就去征服黑夜。
——砸碎一本如故的世界观,不要自困于这微小的格局,我要做最自由的人。
放下毫无用处的尊严吧。不能包容痛苦,就去主宰痛苦。
——朝我吐过唾沫的人,我会让你们再也笑不出来。选择逃避只会被欺凌唾弃,我要做最会笑的人。
卸下人性的包袱吧,无视舆论的谴责吧。我心所愿,我力必至。我,孤者何惧;我,无所畏惧。
他与见血封喉的覆水难收的人情世故一刀两断。他把那些曾经欺侮他的人,分尸,剔骨,扬灰。他惊异的享受这第一次复仇,心慌,兴奋,微笑,再抬刀。这是他染血的幸福。
他不会再受到束缚了,他要一条路走到尽头不再返程,除非有人改变他。他点燃了一根自己不愿放手的烟,挣扎的欲望急切,而因为自身的渴望无法甩去它。既然不能选择砍去手掌,就只得让它燃到指尖,闻着它让你沉溺的烟气又要承受炽热的痛楚。最后让它化成一撮滚烫的余烬。冷却,消散。
他变成了疯子。
直到后来,神奇的一天晚上———一个第一次遇见时男人想把他撕成碎片的守护神出现了。
很奇怪。
在他后来遭受的拳打脚踢中他甚至得到了比虐杀仇人更大的快活,享受着自己血液的欢歌,心脏的颤抖,期待着他的造访。
——何必?
巨大的黑幕被逐渐融化。骑士是他有生以来见过的唯一光芒。没见过太阳的人,突然得到了光明的希鬂,他怎么会不喜欢这一切。骑士给予他救赎,光芒虽小却足以撕裂黑暗。他在光照下看清了脚下的路,地上他的影子俨然是一具张牙舞爪的魔怪。
——我原来是这副模样。你使我完整了。
他们发现彼此是相似的,只不过一个在暗无天日中选择崛起,一个选择坠落。随着时间推移骑士逐渐理解男人,理解他最浅显的快乐,也能体会男人最深层的痛苦。可是男人不愿意拉住那只营救的手,高视阔步的与骑士背道而驰。
远走,走远。
那可恶的满足感,莫名其妙的幸福感,让男人感到虚幻。那样美好的东西怎么会属于他?
...
joker侧卧在床边,一只脚不停的在床单上滑动。腰上那只温暖的手用力不重不轻,给他一种被包庇的快感。
他回头疑神暗鬼的打量这个单手抱着他的人,正在看电视的对方立刻察觉到他的动作,贴过来在joker唇上轻啄一口。
“蝙蝠,我好奇怪。”
他顺势依偎进男人温热的怀抱,bruce的胡茬摩挲着他的额头,他伸手擦了擦被扎得痒痒的地方。对方没有回答,沉默的等待他说出下话。
他不想知道吗?既然蝙蝠无意主动joker也就失去了开口的兴趣,把头探进bruce的肩胛,平静的枕在他的脖子上。
他喜欢闭眼聆听bruce脖颈里喉管与动脉深处传来的沉稳的心跳声。那声音能让他安心,能让joker感受到bruce是真真切切的存在,不是他疯病发作又出现幻觉,可悲的在身边幻想出一个他。
——我怎么会在他怀里?这就是joker的疑惑
      多少次无意靠近他的脖颈时,感觉到他温暖的血液在奔流着让人兴奋时joker想习惯的切断他面前的喉管,等到快要动手时才意识到这个人是bruce。他们现在不是敌人,男人也舍不得对这样一个想方设法对他好的人痛下毒手。
舍不得?因为他对你好就舍不得?joker不止一次如此扪心自问,换做另外一个人这样做不但会让他厌恶,甚至还会被他杀掉。他找不到理由去偏袒bruce,何况他曾经在自己身上留下过无数的伤疤。
这是爱吗?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他简直不配冠以“爱”这么圣洁美好的字眼,joker心知肚明。不会爱,不懂爱,不信爱
——感受不到来自别人的爱...
他伸手摸着干燥的唇,睁开眼凝望着天花板。
“你在怀疑你。”bruce坐起来拢好睡袍,朝joker的方向欠了欠身。
“是的~”他的声音很哑,但是软软的。让他欣慰的是,bruce能猜出他的想法。
他无声的注视着bruce的背影,看着他在立柜里左翻右翻,直到他手里拿着一堆奇怪的东西回来。
“这是一朵甜味的,被你加过笑气的花。你在去年情人节送给我。”
“这是内置锤脸装置和炸弹的盒子,前年我生日你给我的惊喜”
“这是你的圣诞帽,上个平安夜你在里面装满了加风油精的糖块送到我家门口”
joker伸出一指封住他的唇,一件一件玩弄bruce手里的东西“哈哈哈?确实都是我送的,你果然猜出来了。”
“别人不会送我这种东西。”
“你喜欢?!”他眼睛里流光溢彩,用被子把自己捆成卷饼在床上来回翻滚。
男人静止下来时,他的余光看见了一个宠溺的笑容。
——???
你还有今天!
joker满心欢喜的一头扎在bruce胸口,放在床上的礼物们滚落一地,他猛吸了一口气,那股沐浴露的香味每次闻过他都会头痛,出于bruce偏偏非常爱这个香型他一直没说出来。joker更希望他身上会和自己一样,一股大药片味。
       每次bruce给他洗完澡那股香味最多持续几个小时,之后就被他的体味覆盖了。
他打了个喷嚏。如果是其他人身上的香味敢这么难闻他非常愿意用笑气把他包装一下
        哦,我又在偏袒他了。
        为什么去忍受讨厌的东西呢,制止才是他的一贯作风。
joker小声的磨着牙齿,似乎在这一刻任何问题都十分难以启齿。紧接着他笑了,似乎在笑自己刚才是问了一个多愚蠢的问题
“我不奇怪了。”他收起笑容,看着bruce海洋般深邃温柔的眼睛里不断活动的倒影。那里装着他久远的记忆,有些根本无需回忆,因为joker从未忘记。
“睡觉吧。”bruce抚摸着他的脊背,把掉在地毯上的枕头和被子捡上床来“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不会放弃你。”
他们保持着一个尴尬的姿势支在床上。
惺惺相惜来自于不身在神离的陪伴?男人每次都说,交给运气吧,交给运气吧,每次都迷迷糊糊的被捆回家,迷迷糊糊的被塞进浴缸,迷迷糊糊的出现在一只黑乎乎的怀抱里———友人之上爱人未满的关系叫双方都不是很舒服
“这个姿势到明早,怎么样?”joker索性变成摊饼,不让bruce把他搂住,在他的双臂之间扭来扭去不断溜走。
熄灯后的宽阔卧室里漆黑一片,身边的声音都被无限的放大。哥谭这几天很冷,joker见对方没有搭理他,身不由己的向bruce身边挪窝。
———这很好。男人知道这将会是他的藏匿养伤的巢穴,这里有另一个男人永远包庇着他。
他安然躺下,心里一阵阵暖流。
男人实则是个多幼稚的孩子,那么轻易发怒,又那么轻易满足。

等你养好了旧伤,我们再去乘着温暖的青阳回顾。
你一定要和我一起走在阳光下。

END
—————————————————————

温情脉脉的生活(?)

全文链接
 
 
 
评论(9)
 
 
热度(77)
 
上一篇
下一篇
© 权王万丈辉煌گق|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