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传奇之名号冠天下。
 

【蝠丑】《你赢了》(1)

我其实对糖有着由衷的热爱
—————————————————————
天空阴沉,空气刺鼻,寒冷砭骨。
罪恶之城的夜幕降临,街灯昏黄,霓虹阑珊。喧嚣称快的年轻人,单纯无暇的新生命,相伴相依的老夫妻。一切欣欣向荣,似乎能融化深冬的冷。那些欢声笑语驱散恐惧,不知暗流汹涌。
人民知晓他们暂时的安定来之于谁,却不知道恐惧取决于谁,所以他们迷茫而欢愉,本质是幸福的。
夜灯渐熄时,人影散乱时,守卫安定的骑士即将出征。他们的恐惧,潜伏的恶魔,无时无刻形影不离的肆虐着那些生命,骑士不能停下脚步。

孑然一身的孤影落在城市最高层,拉拢斗篷,缄默平静的俯视着这似乎为他所管束的城市。
辉煌灯火似乎因为映入你一潭死水般的眼仁变得黯淡了。你如枯叶般无声滑下顶楼,随着冷风盘旋、降低,落脚在一条路灯破旧的街边屋顶,低头瞥了一眼腕间的定位仪。
好了。那个最近精神失常不断惹事的人类就在你的脚下,你依旧早警察一步。
你轻盈的从屋顶跃下,翻滚进一旁的木箱堆作掩体,起身悄无声息的潜行。你的目标什么也没听见。你觉得距离足够了,踮脚冲刺,当他发现你的靠近时已经无处可逃。你把那人带倒,束缚住他的四肢后握住他的头颅撞向墙壁,转身拷住他的双手,把已经昏倒的男人拖上车。
————虽然简单,但是不能不做。
你把他扔在阿卡姆疯人院的大门口,朝黑洞洞的回廊深处望去,穿堂风吹出来,在嘈杂中你精准的挑出了一个熟悉的笑声。你打了个哆嗦。
不想进去。那尖锐奇特的笑声像一根无形的绳子,牵着你疲惫的心。

你凝望着天边沉思片刻,止步,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样,回身走向joker的那一间囚室。你并没有叫人开锁,隔着铁窗向屋里张望。
光线很弱,里面的味道也不大好。joker背朝着你,骨节分明的手抓着那层薄薄的床单,一动不动的低头看自己的裤腿,大概没有注意到你的造访,仍泡在他那个奇怪的世界里。你嘴唇微张,马上又抿起来,低声叫了他的名字。
他嘴角的笑止住,没有回头看你一眼的意思。
以往他都会扑过来的。你开门走到他身后,疑惑的盯着他绿色的发旋。这回他肯定知道是你了,但是他就是不理你。你环顾他的囚室,最后在硬板床下面发现了一只被五马分尸的玩具熊。
——就是因为这个才不说话?
你俯身想要观察一下那只熊,joker敏感的察觉到你的举动,死死握住你的双手。
“你不要碰它!”joker的眼睛充血了,鼻子下方不知怎么还有一道新伤。
joker用了很大力,你隔着护甲都觉得手腕被握的酸疼。他比你上次看见时瘦了一圈,身上那股化学药粒的味道更大了。
“那只熊怎么了?”你顺着他来,希望可以用不伤害他的方式让他松手。
“我觉得无处泄恨!”joker眼里注入了光亮,莫名其妙的充满了狂热“狂欢尚未开始,我得留个纪念品。所以我先卸掉这只熊!然后是其他人。”他从床底抽出一截木条,毫无理由的向你没有保护的眼睛攻击。
你抢过他手里的木条扔到远处,在他下巴上打了一拳作为回敬。他头向上一仰,从床上朝后摔下去,后脑壳发出被地板撞击的声音。你以为他会去护着那只棉花漏一地的熊,其实是他头晕目眩的爬起来,朝你骄傲的仰着头。
他在蔑视你,他正在用看垃圾的眼光直视你的眼睛,你受不了这种灼热的注视,在他面前虚晃了一拳就不再理他。他现在太脆弱,你怕多碰他几下他就会死掉。你得检查他的囚室。
你查看完桌底,转身发现joker已经蹲到了墙角。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拖走了那只熊,面对着墙缩成一小团。你觉得他今天不对劲,走到他身后无声的观察他。他从地板缝里取出一根针,拆开了衣服袖,抽出线穿进针里,把棉花塞回玩具熊的身子里,粗略的把它缝好。
他脚杆轻微颤抖,刚才被你打过的地方红肿起来。你心里一软,俯下身蹲在他身后,试图把那只熊与他分开。
隔着护甲你感觉不到疼,但是你清楚的知道joker是用针扎了你的手。
你向前一步,抱住他的肩胛。他的后背贴着你的胸膛,你感觉到了他的心跳,与你的混在一起。你恍惚觉得他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他也会伤心。
“你告诉我,是不是有人在虐待你。”你撩开他的头发,发现里面还有无数触目惊心的伤疤“告诉我,我会阻止他。”
joker冰凉的背似乎因为靠着你变得暖了些,他坐到了地上。
“我的主治医生绑起来打我,他不让管伙食的送饭。”
你把手从他双臂下穿过,用抱小孩的姿势把他拎起来,放到床上。他挣扎了几下,最后顺从你摆布。
“我不会和他们一起害你。”你现在对他攻击你蔑视你不觉得疑惑,甚至觉得joker很委屈。
joker显得比刚才平静得多,放松了身体坐在你面前。
“joker,我会带你走。”
你话毕,用肯定的眼神审视着他的眼睛。
joker怔怔的看着你,脸上的表情急促变化,疑虑、迷茫、惊讶、疯狂。他突然扑上来抱住你,虽然只是蜻蜓点水的一下就马上松开你,但是至少他的行为正在变得正常。他见你纵容他,又朝你扑了过来,你象征性的回抱了他一下。

joker觉得那些激动与疯狂瞬间滑进了一片温馨宁静。
“别得寸进尺。”你把他按到硬板床上,起身把该带走的都带走。
“少去幻想那些没有的东西。”
“幻想?你说你不会喜欢我,我再想想...”他笑了,说话的声音小到似乎不想被别人听见,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高兴“我太激动了!哈哈。”
你察觉了这极易被错过的声音,想要反驳点什么,最后还是保持沉默,关门离开。joker从床上跳下来,从铁窗口目送你的背影。
“再见,batsy。”

tbc.

全文链接
 
 
 
评论(13)
 
 
热度(103)
  1. 爱人,你哭就是我错了权王万丈辉煌گق 转载了此文字
  2. 酒肉朋友 🌹权王万丈辉煌گق 转载了此文字
    吃了一嘴断了的粮食!(舞法天女笑
 
上一篇
下一篇
© 权王万丈辉煌گق|Powered by LOFTER